新萄京32450 1

□通讯员 程卫民 记者 李艮春

这里有“麻麻花的山坡”,有幸福的笑脸
原标题:这里有“麻麻花的山坡”,有幸福的笑脸
汽车拐过弯道行至河北省涞水县三坡镇南峪村,映入眼帘,满目皆是翠绿。脚下石板路干净光洁,三两村民在道路一侧闲话家常。这是现在的南峪村给人的第一印象。
曾经守着绿水青山“没饭吃”
南峪村以前可不是这样美丽闲适。早些年,村里人为了生计大多外出打工,村子除了春节期间是热闹的,在平日里大都死气沉沉。
全村4个自然庄共224户671人。2000年左右,村民人均收入不足1200元,贫困户175户463人。2016年,这里依然有建档立卡贫困户59户103人,是典型的贫困村。
那些年,赶羊上山,羊儿吃草,羊儿日复一日的啃食让山坡没有了绿色,土层裸露出来,格外刺眼。
好好的青山被吃秃,村民心里是啥滋味?
“那年头,为了保护生态环境,不让养羊,思想工作难做啊。”面对记者的疑问,村支书段春亭无奈地说,“村子多山多石,人均不足半亩地,种庄稼基本上是靠天吃饭,在家的人只能靠放羊维持生计。人要吃饭,羊要吃草,但管不住也得管。”
在村党支部的有效管理下,严令禁止上山放羊逐渐被村民接受。几年之后,山上的绿色又回来了。
虽然西部不远处就是野三坡景区,更与北京市房山十渡景区相邻,但南峪村仿佛被世界遗忘。“十里不同天”,拒马河西岸有一条通往野三坡景区的通村公路,每逢周末,村民就会看到许多自驾车、大巴车前往野三坡。河对岸热闹非凡,住宿、餐饮的生意红红火火。南峪村村民看在眼里,心中满是羡慕。“我们自己一年到头没啥收入,家里小孩读书,负担重啊。”村民李大婶感叹着说。
守着绿水青山“没饭吃”。给村民谋生路,成了段春亭最大的心病。
初步形成旅游扶贫产业
村里悄然发生变化,始于美丽乡村——三星分享村庄项目中获胜。2015年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中国三星集团经过三轮考察、三轮评审以及一个试点项目的评选过程,从河北省5个贫困县的22个贫困村中,最终确定涞水县南峪村作为项目实施村。
出门抬头是青山,举目远眺皆绿色。能够从一众竞争者中脱颖而出,与南峪村独特的生态禀赋分不开。
“还记得最终评审时的比拼,我是铆足了劲一定要为南峪村争取这个难得的机会。”提起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段春亭的内心依旧难以平复。
2016年4月,南峪村成立了涞水县南峪农宅旅游农民专业合作社。同年,南峪村打造美丽乡村、精品民宿等项目陆续启动。当年就有两套民宿改造成功,并在运营两个月后获得8万元收入。
2017年村里完成6套民宿改造,6月1日民宿投入运营。2018年年底又改造7套民宿和一套多功能会议室,到2019年村合作社共有15套精品民宿投入运营,初步形成旅游扶贫产业。从此,高端民宿——“麻麻花的山坡”成了南峪一张靓丽的名片。
民宿挣了钱,村民又多了哪些收入?
段春亭告诉记者,村里确立了“一个基本,三个原则”的收益分配方式。详细来说,“一个基本”指的是全体村民共享,每人都有“人头股”;“三个原则”是“多投多得、多劳多得和帮扶贫困”。合作社产生的收益50%用于全体村民分红,30%用于合作社发展基金,10%用于村集体公共事业,最后的10%作为公益传导基金,用于帮扶其他贫困乡村。
李大婶大儿媳正是在民宿发展起来后回村当上了“民宿管家”,这样既能拿到年底分红,还挣着一份工资,也能照顾孩子,“比外出打工强多了”。说这话时,李大婶满心欢喜。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在这个村庄悄然践行着。 让村庄更干净整洁
民宿发展后,如何处理农村生活垃圾,如何保证小村以干净整洁的面貌呈现在游客面前,给南峪村出了难题。
2017年8月,南峪村来了一位特殊的陌生人,从8月到10月,专职环保公益人陈立雯在南峪村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推行垃圾分类。挨家挨户进行宣传指导,动员村集体力量具体落实。两个月的时间,垃圾不落地定时定点分类收运,实现了村民垃圾分类行为的改变。
以前,村民们要么随意丢弃生活垃圾,要么就一股脑地全倒在公共场所的垃圾桶。夏天蚊蝇乱飞,冬天塑料袋乱舞。
现在每家两桶一袋,分装厨余、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有效地实现垃圾减量,厨余就地堆肥后回归土地,实现资源的最大化利用。
陈立雯不放心村民是否一直能坚持做到垃圾分类,在2017年11月底悄悄回到了南峪。“看到垃圾分类基本还保持我们10月底离开时的样子,十分高兴。”针对农村垃圾分类持续性的质疑,陈立雯认为“在没有强制性农村垃圾分类法规约束的情况下,垃圾分类持久性取决于最基层的执行者——村委的监管”。
“每天下午5点,垃圾收运车就来村里收垃圾,我们现在都知道该怎么分类。”李大婶说,“冬天再也不会有塑料袋被风刮到树枝上的事情了。”
村子还是之前的村子吗?是,也不是。每个人的生活都悄悄发生了改变,人们脸上的笑容更多了,生活也更美了。

7月31日

“我今年61岁,还能上班挣钱,多亏有这小院。”4月11日,走进涞水县三坡镇南峪村“麻麻花的山坡”4号院内,正在忙着给客人做农家饭的蔡景兰告诉记者,“现在每月基本工资1950元,每接待一拨客人增加绩效工资50元,算下来每月收入都在2500元以上!去年一年就收入3万多元。”

新华社对隐居乡里旗下乡村民宿项目

前些年,蔡景兰老伴儿患上尿毒症,每年治病花费不小,家里因病致贫。自从在“麻麻花的山坡”当上管家,家里的日子才有了起色。

——“麻麻花的山坡”进行了定点报道。

南峪村地处涞水县三坡镇东南部,张涿高速公路野三坡入口处。近年来,依托景区资源优势和紧邻张涿高速出口的交通区位优势,涞水县按照“景区带村、能人带户”发展理念,确定了以合作社方式把贫困群众组织起来、把扶贫产业建起来、把群众利益联结起来、把文化和内生动力弘扬起来的精准扶贫模式,使昔日的贫困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精准扶贫的改建让乡村脱贫、村民受益,

从2015年开始,南峪村实施由中国扶贫基金会和三星集团联合启动的“美丽乡村——三星分享村庄”项目,高标准编制旅游扶贫规划,对基础设施、功能设施、旅游业态及经营模式进行全方位规划布局,在南峪村党支部主导下,成立了农宅旅游农民专业合作社,按照普通村民每人1股、贫困户每人2股的股权比例,吸纳农民入社,实现全体村民利益共享。经过合作社骨干大会讨论,确定了把发展高端民宿项目,作为合作社发展和实现脱贫的支柱产业。

一栋栋30岁房龄的农家院变成诗意栖居。

2016年,通过专家团队的实地考察,流转闲置老旧民宅16套,实行产权不变,合作社流转15年,每年支付农户流转租金,利用“三星分享村庄”项目资金和涞水县政府扶贫资金,进行统一设计,特色改造,打造高端民宿—“麻麻花的山坡”。

瞬间引发10W+阅读量和3800的点赞,

2017年5月,南峪村完成8套民宿改造,6月1日全部投入运营,年底营业额达174万元,全体村民每人分红500元,贫困人口每人分红1000元。2018年8套民宿运营营业额264万元,年底村民每人分红700元,贫困人口每人分红1400元。同时又完成了7套民宿改造,现在高端民宿达到15套。着眼利益联结,实施就业带动,优先安排有劳动能力的贫困群众担任民宿管家;商业带动,贫困群众通过销售土特产增加收入;股权带动,对高端民宿经营合作社所得收益,拿出10%作为村集体收入,然后按照一般农户1股、贫困户2股的标准进行分配。

更勾起评论区丝丝缕缕缠人的乡愁共鸣…

如今的南峪村依靠“双带四起来”旅游扶贫模式,初步形成了以村集体股份合作社为平台,高端民宿“麻麻花的山坡”为品牌的旅游扶贫产业新模式。

以下为新华社相关报道:

“全村22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52户85人,现已全部实现脱贫。我真切地希望通过合作社产业,让更多的村民实现就业,使更多的村民既拿租金,又挣薪金,又分股金,成为‘三金’农民,也使村民的土特产都能卖上好价钱,让百姓富起来,确保全村脱贫人口实现稳定脱贫。”南峪村党支部书记段春亭谈起今后的发展满怀信心。

有一个精准扶贫的故事

就发生在美丽的拒马河畔

1

美丽的拒马河,却拒绝了车马

在我国北方太行山脉

与燕山山脉的交汇处

在北京房山十渡

和河北涞水野三坡的山谷间

沿着拒马河畔

一路向东而歌

有座被大山环绕的小村庄

依旧过着淳朴宁静的生活

她就是南峪村

她还有一个特别的名字

——麻麻花的山坡

这里漫山遍野

长着一种紫色的野菜——麻麻花

村民将她们采下晒干

做成一种餐食配料

入菜极香

蛰居在大山里的南峪村

村口有一条潺潺流淌的拒马河

这是当地唯一一条不冻河

对待村民尤其温柔

清粼粼也毫不湍急

每天清晨到日落

村民们络绎到来

清洗衣服或蔬菜

从古至今

这条河

养活了祖祖辈辈的南峪村人

然而

很多人不知道

在清幽平静的生活背后

还有一个沉重的现实

这里

曾是环首都地区典型的贫困村

2015年

南峪村有224户656人

其中贫困户59户

贫困人口103人

全村贫困率达16%

村民年平均收入还不到2000元

虽然毗邻景区、依山傍河

但由于客观条件的制约

鲜有人问津

村民们眼睁睁地看着一辆辆旅游大巴

过而不入

望而兴叹

村民们常说

以前村里全是土路

晴天一身土

雨天一身泥

村里的核桃、花椒等山货

啥都卖不出去

这里的土地十分贫瘠

一个人还不到一亩地

600多村民仅依靠390多亩旱地

和养山羊维持生活

对山区生态破坏严重

大部分村民外出打工谋生

村里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儿童

在最困难的时候

连半斤大米

一家人都必须算计着吃

村民们常穿着打补丁的衣服

……

2

天生丽质,只待梳妆

从前的南峪村

有这么一座木桥:

每到夏天汛期

怕洪水冲得高

村民就得把这个桥拆了

把木头桥梁竖起来

过了十月一

还得把这个桥建起来

村民对她又恨又爱

因为没有了这座死去活来的桥

南峪村就变成一座真正的孤岛

守着青山绿水

紧邻着风景区

村民们的钱袋子却是瘪的

1998年就开始担任南峪村

村支书的段春亭

立志要让南峪村换个模样

像愚公移山一样

他说干就干

打井修路

封山禁牧

植树造林

美化环境

南峪村的面貌逐年改善

从2003年开始到2012年

当年坑坑洼洼的土路

已经变成了长4.5公里

宽3米多的水泥路

可天有不测风云

路刚刚修好

村民们还没来得及高兴

2012年7月的那场暴雨

把水泥路全部冲毁

当时真的欲哭无泪

洪灾过后

段春亭多方筹措资金

领着老百姓

用最短的时间

高标准完成了3000米进村公路的重建

事实证明

这是一条真正的致富路

让酒香再也不怕巷子深

自助者有天助

2014年

张涿高速正式开通

南峪村与北京市区的车程

缩短到2个小时

作为张涿高速野三坡出口外的“第一村”

南峪村瞬间成为旅游黄金线路上

一个重要节点

2014年11月

中国扶贫基金会与中国三星

联合启动了“美丽乡村—分享村庄”项目

南峪村就是被选中的项目村之一

发展方向就是做乡村旅游

计划用3年时间

将村子建成环境优美、生活富裕

活力焕发的旅游休闲度假村

凭借得天独厚的旅游

和交通优势

团结一心的干劲

南峪村在申报的5个县22个村中

经过多轮PK

最终胜出

回忆起项目选拔的过程

老段仍激动不已:

自己当年是拿出了

“北京申办奥运”的那种精神和劲头

南峪村

一直有个美丽乡村梦

今天终于要变成现实

3

留住乡愁,把乡村建设得更像乡村

就是脱层皮掉块肉

也要把这个项目做好

把大自然和祖辈留下的绿水青山

真正变成金山银山

拿下项目之后

南峪村按照“景区带村能人带户”原则

将村里22套闲置房屋进行统一流转

引入“隐居乡里”专业团队运营

打造特色旅游民宿

称她为

——麻麻花的山坡

村民们修了新桥

全面提升了村子整体环境

让游客把南峪村当成一站

让他们知道南峪村

能走进来

更走得进人心

隐居乡里在保持房屋原貌的原则下

就地取材

每个符合改造标准的老房子

都有30岁以上的年龄

都是一段乡愁故事

以前

这里住的是村民家里的老人

如今有的老人已经不在

有的开始随儿女居住

房子逐渐闲置了下来

每一个被改造的老房子

都保留着自己独一无二的房梁

任凭岁月雕琢

依旧岿然不动

归于山中

隐在林间

翠林修竹间建起的民宿小院

还保留着乡间老宅的旧石墙

就是为了让游客找到乡愁

找到老家的感觉

每一道菜品

都是正宗地道的本地食材

每个村民管家

都有自己的拿手绝活

哪道菜谁做得好

就以谁的做法为标准

这就是家的味道

每到雨季

南峪村格外动人

水光潋滟晴方好

山色空蒙雨亦奇

风淅淅,雨纤纤

每座小院

都被冲洗成了不同的样子

漫山的稀奇植物

林间偶尔窜出来的松鼠

和它的朋友们

都是大山最热情的礼物

像是谁不小心遗落的一幅山水彩墨画

画卷正慢慢展开

雨停后

当地的村民开始了日常的外出忙碌

或者随意找一处地儿

咂摸几口自己卷的旱烟

和邻居闲谈

落座窗前

小酌一壶

这个被野三坡群山环绕的小院子里

有着多少人追忆的故乡情

麻麻花民宿院里的绣球也迎来最好的季节

满是生机

它还有一个很文艺的名字“无尽夏”

暮色尽,雨渐停

灯光起,人安宁

有人曾写下一首

《把最好的时光都赶往山坡上》:

俗事到此

最好的都草长莺飞

时光赶往山坡

像最终日子的去处

我种两棵树

一棵朝向夜空

盛满星辰

一棵朝向大地

收集雨水

装一生的明亮

4

守一片青山,开一扇窗

基础设施可以在短时间内

拔地而起

但在农村做好长远扶贫

关键在于机制、在于民心

在中国扶贫基金会

和中国三星的帮助下

村子成立了乡村旅游合作社

村民每人只花一元钱就能成为股东

按普通村民每人一股

贫困人口每人两股的原则

将全部村民纳入其中

年底拿分红

以村里14位能人为骨干

以“三级联动、五户联助”为管理模式

聘用10多名村民作为民宿管家

月均收入可达2500元左右

年均收入接近4万

在2017年的分红大会上

村民拿到了每人500元的分红

贫困人口每人能拿1000元

这就是全村共享

培训一人

脱贫一家

对村民管家进行技能培训的背后

是精准扶贫的目的:

谁贫困就扶谁

而且授人以渔

让人有尊严地脱贫

村庄资源盘活了——

当地的核桃等瓜果直供民宿

有了稳定销路

丰收的果实不再让人无奈

更不会烂在地里无人问津

内生动力激发了——

和游客们一起“回家”的

还有村里在外打工的年轻人

让精准扶贫真正发挥了带动作用

留得住乡愁

看得见希望

中国扶贫基金会“麻麻花的山坡”

项目经理也坚持进行本地化招聘

常被村民们调侃为“坡长”的张晔

就是涞水县人

去年刚结婚

平时常驻在南峪村里

他自己却说:

我们这群人

就是村子的一根拐杖

项目可以很好地运营

村子不需要我们了

我们就可以撤出了

麻麻花民宿管家蔡景兰阿姨

今年已经60岁了

30多年前

她嫁到南峪村

一直边打工边照顾家庭

20多年前

最开始打工的时候

蔡景兰花了一个小时骑车

到野三坡景区给人刷漆

一天只挣了12块钱

随着年纪的增长

蔡阿姨的体力渐渐有些吃不消

家里的男人也不幸患了尿毒症

每天要自己在家透析四次

阿姨有一儿一女

儿子在保定打工

女儿是盲人

在县城从事盲人按摩

小院民宿管家的工作

给了她一次在家门口就业的机会

也重燃了生活的希望

现在蔡阿姨

每月收入至少2500元以上

不出家门口

三薪挣到手

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

我不想当贫困户

一定要自力更生

村支书段春亭说:

如今的南峪村

还有4户9人为贫困人口

今年年底即可全部实现脱贫

分红还能翻一番

守住了这片青山和绿水

也为生活打开了一扇窗

5

我们又做了一个决定

和昔日交通闭塞

资源匮乏的贫困村不同

如今的南峪村每一天都别样美丽

一幢幢古朴雅致的农家小院

在苍翠掩映下别有一番诗意

那些旖旎风光

景色秀美的山水

那些在林子深处

渐行渐远的老房子

就这样

脱贫脱出了一个“诗意老家”

这个故事就是精准扶贫四个字

最好的注解

所以

我们又做了一个决定:

新华社微信

继去年发起

微信公众平台首个精准扶贫活动后

今年夏天

我们走进河北南峪村

实地考察精准旅游扶贫模式

我们将这个案例

分享给全国网友

分享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想传递一个理念

精准扶贫不是简单的捐钱赠物

而是因地制宜、盘活资源

让人有尊严地脱贫

来源:新华社

总策划:陈凯星

监制:葛素表、于卫亚

统筹:王朝

图片:新华社、隐居乡里、新浪图片

合作: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三星

老瓦方院、墙下的花儿、院里的果儿…

关于小时候的时光,

关于那份淡淡的乡愁,

每个人都有诉不完的思念。

那缠绕在心间的乡愁,轻易就会被勾起

那个我为之牵念的地方,我们正为之奋力拼搏

『麻麻花的山坡

地址:河北保定市涞水县南峪村

价格:1880-5180元

宫崎骏的夏天:暑假每周三晚

预订方式:13701281510

或长按二维码咨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