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

图片 1

图片 2

故事的开始就在我小学毕业开始吧,我出生在黑龙江省东南部的农村,家庭条件在那个时候可以说还可以,家里以种地,养殖为经济来源,我小学毕业了,就分担起了家务农活,行为年龄小那个时候我13岁,种地不会,只能放羊了,我们哪里属于丘陵地带,到处都是庄家,没有地方放羊,只能每年的春天把羊赶到百公里之外的大山里去放牧,等秋天庄家收了,在回来,在山里的住半年那样,东北话说,我就成了羊倌了,在山里日子怎么说呢,没有电,晚上点蜡烛照明,喝的水是在山根用铁锹(铁锨)挖出个坑渗出来的水,水里还有青蛙呢,小虫子,都有,有时候坑里没水了喝草甸子里的水,那水里说实话羊可能尿过尿,当然水是活的小河。上游水里有啥就不知道了,没天上午出去放羊,大山里真是进去了看不见太阳啊,都让树把阳光遮住了,中午回来时浑身上下都是湿的,山里露水大,回来自己做饭吃,因为离家里远,那个时候只有马拉的车,送一次米和菜,我的吃一个月,有时候菜没及时送来,只能把扔掉的土豆在捡回来把芽子掰掉在吃,甚至有几次实在是没有菜吃了,去山上抓了几条蛇回来吃,不过还真挺好吃的,一到了晚上野猪就在距离屋子三五百米的地方哇哇直叫,吓得都不敢睡觉啊,屋子是用山上的小树,就像擀面杖那么粗的木头一根挨一根磊起来的,外边用泥巴贴上,也不冷。这羊一放就是五年啊,青春都在山里过了,直到我年满十八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小姑娘,比我年长一岁,她跟我到山里放了一年的羊,也算挺能吃苦了,她来了以后我也不是那么累了,最少不用做饭洗衣服了,我们感情挺好的,秋天把羊赶回家了,我们结婚了。

这篇文已经迟到一季有多了,这次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稿约的问题,发布的时间不能随心所欲。时隔这么久才发此文,少不了要对它的背景做个简明扼要的交待。

柿子红了


我爱民宿由来已久,因为大多民宿的设计都非常有特点,一般都保留原有建筑的风貌,同时兼有舒适性,这次来麻麻花的山坡我就是冲着这里的民宿来的。

天渐微凉,山里的季节总是比其他地方轮替的更快一些,也更明显一些。

今天先说这些吧,我的故事很长很长,这只是开头,有想了解我的,可以关注一下,谢谢 
      就是没文化

一来到这,我就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因为是深秋,满山都是黄色、红色、褐色,就连一点点的绿也被染上了红。常年生活在四季常青的南方,我以为我掉进了橙色的童话。

最明显的要数那一座座山,从青翠变得黄绿最后彻底的变成灰黄要不了几周的时间。如果你有时间可以浪费的话,仔细盯着看,仿佛每分每秒,山的颜色都在变。

也许是见我们带着小朋友,管家建议我们跟着村里的羊倌大哥到山上去放羊。这样的活动自然得到小朋友的雀跃,而我也想到山里转转,看看是否有幸偶遇山里的小动物。

深秋,午后,我赶着羊群从山上抄小路朝着大山深处走,这个时节赶路是十分容易的,山脚的庄稼都收割完了,诱惑消失了,我自然也无需费力去抑制羊儿们内心的欲望,反而大山深处被人们肆意遗弃枝头的柿子倒成了羊群行走的动力。

嘿,还真给我遇着了!进山的途中我们看到不远处有小松鼠在蹦蹦跳跳,羊倌大哥告诉我们,除了松鼠,山里还有野猪、獾、野兔等等。

我一边走一边看,天,很蓝,远处的山峦起伏,在天边勾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不远的山沟中,一棵棵柿子树顺山势散落,光秃秃的树枝上只剩下一粒粒柿子,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扎眼。

好长时间没有爬山,二十几分钟的山路已经让我气喘吁吁、心跳加速,终于在一个山坳坳处我们看到了羊圈。我以为和猪圈一样,羊圈应该也是紧挨着自己的家的,没想到它不仅离家远,离村口都这么远,还是在荒郊野岭,难道就不怕有人偷吗?我满脑壳都是问号,但我的这些疑问在羊倌的眼里该是多么脑残啊!

羊不停蹄,我也开始小步慢跑,但依然赶不上越来越快最后近乎狂奔的羊群,深秋的蚂蚱被奔跑的羊群惊的乱跳,空气中弥漫开来羊群过后飞溅的尘土。羊群越跑越远,消失在下一个小山顶处,当尘埃落定,只剩下气喘吁吁的我,伴着虫鸣,奔波在山路上。

接下来就请大家和我一起进入我和羊倌大哥“脑残问机智答”环节吧!

等我到了目的地时,羊们早已三五成群的遍布在光秃秃的田地当中,搜寻着一切可以用舌头卷入口中的食物。我站在田间,喘了口气,便朝一棵较矮的柿子树下走去。柿子红了,在阳光的照射下,很是通透,仿佛一个个小灯笼,点亮了整个山沟。柿子熟透了,一个个被大地母亲拽的变了形,如果你幸运的话,仔细听,会听到不远处柿子落地的声音。

脑残问:羊听得懂你说话吗?……我是说你用什么办法让羊群听懂你的命令?

羊们看到我在树下站稳,像商量好了似的,全都凑了过来。我猛地一脚,踹向树干,便赶紧抱头向树的投影外跑去。树上的柿子禁不住树的震颤纷纷掉落,有的重重摔在地上,羊群蜂拥而上,有的砸在羊的头上,被同类争相舔舐,场面十分滑稽。纷扰过后,羊群四散而去,只剩围在中间的那棵光秃秃的柿子树,依然伫立。我走向田边,摸着石头顺势坐下,对面的高大柿子树上,一只喜鹊在树之间穿梭,啄食着冬天来临前的最后一顿美味。我甚是无聊,捡起一颗石子向喜鹊掷去,石子砸到了树枝,喜鹊被惊得鸣叫着向太阳落下去的方向飞去。

机智答:吆喝……羊一般不会离开队伍,都跟着前面的走,前面的不错,后面的就错不了。

我盯着喜鹊越飞越远消失在了天际,犹豫了一下,弯腰捡起又一颗石子,向天边的夕阳抛去,夕阳的余晖溅落,染红了四周的白云,做成了一幅晚霞。

脑残问:啊,原来羊这么没脑啊?可是如果前面的跑偏了方向呢,怎么办?

望着远处的天空,我静静的发呆,起风了,没有任何预兆,直到吹到了我的身上,我才感觉到。山的阴影把整个山沟罩了起来,只剩下远处的山头被夕阳的微光点的通红,我转过头给了发呆的羊群一个信号,羊群缓缓移动一只跟着一只,排着队朝家的方向走去。

机智答:用石头砸它!

天微凉,我夹在羊群中间,手中摇晃着田里捡的树枝。

……

呃,这么简单吗?看来有时候简单粗暴不失为一种最高效的解决问题的办法啊!

山上有很多柿子树,虽然已经过了摘柿子的季节,但树上还有不少柿子。羊倌大哥行动敏捷,“噌噌噌”就爬上了树,给我们摘了好些大个的柿子,两个柿子下肚,已经让我的肚子圆滚滚了,话说这里的柿子好甜啊!我心里盘算着等走的时候摘一大兜带回去慢慢享用。

Ps:吃柿子是个技术活,掌握不好会显得很狼狈。一般轻轻将柿子掰开成两半,然后撅着嘴慢慢吸吮,这样可以不至于让自己吃得满嘴都是橙色的汁。

在柿子树下的草地上我们见到了这只蚱蜢,这是我小时的玩伴。它大概有10厘米长。

继续脑残提问——

脑残问:羊和羊之间相互认识吗?

机智答:认识的。所以就算两家的羊混在一块了,在回圈的时候它们也会自动分开,各自跟着自己的同伴回去。

这说明它们还不算太笨,对吗?

脑残问:你一般把羊群赶去哪吃草啊?

机智答:赶到山顶上呀,山上草多。

小朋友倒是很高兴,一打开羊圈就就扑向羊群……他想和羊群一起去山顶,羊倌大哥说不可以,我们上不去,我感到有些不解。

脑残问:羊认识回家的路吗?

机智答:不认识。所以现在把它们赶上山,明天早上5点我就得上山把它们赶回来。要不然跑远了就找不回来了。

脑残问:在山上会有野兽吃羊吗?比如说野猪。

机智答:哈哈,不会的,野猪只会拱老玉米棒子。还有獾,但獾也是吃玉米棒子,只是吃嫩的。这个山里没有其他的猛兽。

脑藏问:羊在山上过夜不怕冷吗?

机智答:羊毛多保暖呀,它们有自己的办法。

看到这个场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说我们上不去了。

虽然说羊似乎很没脑,不管前面的羊方向对不对,后面的只回傻乎乎地跟随,但也偶尔会有一只两只有个性羊,想走与众不同的路。

但最后的命运不是被羊倌大哥“嗖嗖嗖”扔过去的石头吓退,就是被好心的小朋友追得满世界乱窜。“虽然我失败了,但至少我尝试试过!”我想这是羊最真实的心声。

小朋友甚至动了要领养一只小山羊的念头……

如果这只小羊能够懂人类的语言,你们说它愿意跟着一个城里娃住高楼大厦,过饭来张口的日子吗?请亲们踊跃留下你的选择!

A、愿意 B、不愿意 C、听天由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